当前位置:首页 >优质文章 >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杨建华,是南充拉票贿选的第一主角.

新华社的报道称,2011年10月19日南充市委五届一次全会前,时任仪陇县委书记杨建华用公款80万元,自己出面或安排下属,向部分可能成为市委委员的人员送钱拉票,通过拉票贿选当选市委常委.

在查清上述事实的基础上,四川省委根据有关线索进一步组织深入调查,彻底查清了此次党代会之前在南充市有关干部民主推荐中存在的送钱拉票问题,以及时任南充市委书记刘宏建和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的失职渎职问题.

网易《路标》获知,涉案官员中南充市委原书记刘宏建犯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南充市委原常委杨建华犯行贿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因杨建华贿选未能成功当选市委常委的南充市原副市长何智彬,被撤销党内外职务,降低一个职务层级重新确定职级.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南充拉票贿选案,不仅仅是仪陇县委原书记杨建华一人有贿选行为.

接近案源的人士告诉网易《路标》,南充拉票贿选案的主角,不仅有杨建华一人;及至查办,南充拉票贿选案跨度已达4年.权威资料证实,南充拉票贿选案包括2009年四川评选优秀县委书记、2011年3月南充非定向推荐市厅级领导职务后备人选、2011年5月南充市级领导班子换届民主推荐和2013年5月南充市补选副市长四次选举.

新华社报道称,南充拉票贿选案涉案人员477人,其中组织送钱拉票的16人,帮助送钱拉票的227人,接受拉票钱款的230人,失职渎职的4人;涉案金额1671.9万元.

网易《路标》获得的资料证实,移送司法机关的33名官员中,有贿选情节的达11人,覆盖时任南充下辖的3区6县一把手.

知情人士介绍,南充拉票贿选以宴请、送礼品、送红包实现.这一说法,得到官方材料佐证.网易《路标》获知,送出的红包金额以3000元起步,多则5万元.因为送时多装在信封里,官场以“信封”称呼.

杨建华案的突破口出人意料.消息人士称,办案人员在一名仪陇县财政局股长的妻子处找到了一本废弃的日历,这本日历记录了杨建华的送钱情况.

此案得以继续突破,仰赖于一份被粉碎的文件.知情者称,这份文件显示杨建华对贿选做了详细的准备:送给谁、送多少、怎么送、怎么请等细节.杨建华安排的事项由时任仪陇县委办主任刘岗负责.事后,刘岗将电脑中的相关文件进行了粉碎.杨建华落马后,四川省有关部门在刘岗的电脑里恢复了文件.

贿选进阶路

南充贿选案的高潮,出现在2011年10月19日.据《南充日报》报道,2011年10月,中共南充市第五次党代会召开,选举产生了第五届中共南充市市委委员会,共有委员55人.

随后的中共南充市第五届委员会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以无记名投票和差额选举方式,选举产生新一届南充市委常委会.本次选举候选人14人,常委名额是13人,按照组织意图:时任仪陇县委书记杨建华是差额对象,时任南充市副市长何智彬将晋升市委常委.

在实际投票过程中,投票者都会按照组织意图投票,极少会有差额对象意外当选.但因为贿选,这样的意外在南充出现了.

2011年10月19日,中共南充市第五届委员会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选举产生新一届南充市委常委会.依靠红包攻势,杨建华挤掉何智彬跻身市委常委,后者只好于次年9月赴省扶贫和移民工作局任职.远离南充官场的何智彬,被认为是引爆南充拉票贿选案的关键人物.网易《路标》曾约访何智彬,但未有回应.

当选市委常委后,杨建华成为南充市权势最大的13人之一.司法材料显示:为了进阶市委常委,2011年5月南充市级领导班子换届推荐前,10月南充市党代会前,杨建华本人及安排有关人员向相关人员送钱拉票和贿选共计248人次,送钱总金额达391.4万元.

蓬安县委原书记邹平的贿选进阶南充副市长的道路,较之杨建华略显曲折.

司法材料显示,在贿选2009年四川评选全省优秀县委书记失败后,邹平又在2011年3月南充非定向推荐市厅级领导职务后备人选、2011年5月南充市级领导班子换届民主推荐进行贿选.法院查明,为了在这两次选举中获得优势,2011年1月起邹平直接或安排该县27名官员向199名南充市级相关部门公务人员送钱拉票.

了解邹平案内情的人士告诉网易《路标》,长期与邹平不和的时任蓬安县长袁菱,为顺利接任邹平的县委书记职务,在邹平贿选活动中亦四处奔走参与宴请.2012年1月,邹平当选为南充市副市长.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邹平贿选路程

让南充拉票贿选选情升级的,是原营山县委原书记杜延茂.

在一封忏悔信中,杜解释自己贿选的初衷:自己年龄也不小了,升职的机会也不多了,同时,县委书记这个岗位权力大,责任大,风险更大.早一点离开这个岗位,到上级作个副职,既有面子,又有位子,又安全.

杜延茂为此几乎调动了全县的干部送钱拉票.在2011年3月、2011年5月和2013年5月的三次选举中,杜延茂出面或提供资金委托他人向139人先后210人次共送钱238.5万元,美金4万元;安排营山县各部门主要负责人向147人先后288人次共送钱245.7万元.组织化的贿选拉票下,2013年6月,杜延茂当选南充市副市长.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杜延茂贿选路程

贿选普遍化以后,送红包并不能确保当选.南部县委原书记何修礼曾陷入这种境遇.何修礼与在换届选举中意外出局的何智彬一样,均是原南充市委书记敬中春的秘书.熟悉南充政情的人士介绍,秘书出身的二人因为架子大,被地方官场边缘化.熟悉何修礼案情的人士说,何修礼是南充下辖区县中,唯一一位花了钱,未能获得晋升的县委书记,“因为大家都不买他的账”.

“红包”之源:财政资金

南充官员用来拉票的资金,很多都是源于财政,但他们把钱从财政账户中套出的方式,则各显神通.

2011年5月,仪陇县财政局长严官明接到县委办公室主任刘岗的电话,刘通知他到县委书记杨建华办公室去,说书记有事情安排.

“我到杨建华的办公室后,杨告诉我今年是换届选举,有关单位的工作任务重,经费开支大,在年初预算里面给这些单位增加部分经费.我说是否由我向县长陈科汇报,杨说由他告诉陈.”严官明在一位材料中回忆.

不久,刘岗给严官明送来一个手写的报告,上面列出了增加预算的单位名字和数额,还有一份县委办请求解决2010年度资金缺口和春节团拜会所需费用等内容,共计需要资金220多万元的报告.

拿到报告后,严官明将此事交办给下属.事情办好后,严问杨建华,跟县长陈科通气没有.杨建华回答说,“说事情多搞忘记了,不告诉他算了.”

到了2011年5月中下旬,杨建华安排严官明,跟随一位副县长去南充相关单位衔接半年目标考核工作,“为了争取好的名次,要带上钱打点打点.”

未能抽身的严官明派一名下属随同前往.事后,这位下属回忆去了银监局、人行、建行、农行、工行、信用联社、国税局、地税局等8个单位,装了8个信封共计16万元.严官明称,他并未具体参与,但这16万元可能是通过会务费、接待费的形式予以报销.

2011年上、下半年,仪陇县委组织部长贾怀平到市委组织部,以“汇报工作”的名义向市相关部门领导送上礼金,表达了“感谢他们对仪陇的关心支持,希望他们继续关心仪陇和杨建华”之意.

接近案源的人士告诉网易《路标》,涉案官员贿选经费大都来自虚列财政支出,后以报销方式冲抵.

与杨建华绕开县长不同,蓬安县委原书记邹平的方式是,班子主要成员一起研究.

邹平案的司法材料显示,为向县委办等九个部门提供可用来行贿的财政资金,2010年12月底,邹平与时任县长袁菱、时任常务副县长赵小轻、时任县财政局局长刘学列在研究蓬安县2010年度财政决算时,提出以专项资金名义从财政结余资金中留出200万元,用于拉票,袁菱等人同意.法院认定,200万元中,最终有87.1万元被用于拉票.

接近案源的消息源称,为了拉票,另辟蹊径者不下数人.南充市顺庆区委原书记刘斌,2011年春节时以考察顺庆发展的名义,请来市级老干部团年,宴请中送出红包,每包3000-5000元不等.

营山县委原书记杜延茂在当选副市长前,常年在公车后备箱准备数万元现金,用来应酬与送红包.南充官场称之为“公车备用金”.消息人士称,杜延茂的现金从县委办直接提取.

出身四川省委组织部的南充市嘉陵区委原书记李达帆,经常带着公款赴省城成都宴请.熟悉李达帆的人士称,他的饭局,较为知名的出席者有“佳姐”李佳.李佳是四川省资阳市原市委书记,亦出自四川省委组织部.

吃请之外,李达帆还动用县委办经费,在成都奢侈品百货给具有投票权的市委委员,买数千元一件的衬衫.李达帆送红包,较之竞争者,更讲究策略,不同级别的市委委员,金额不一.最高的是送给副厅级以上的市委委员的,每包高达5万元.

仕途本不被看好的营山县委原书记杜延茂,拉票手段更为多样,除了红包,杜延茂还利用当地先进典型文建明拉票.文建明生前系营山县城南镇原党委书记,其任内总结的乡镇治理“三制三定三教育”和“两下两集中”工作法,被中组部命名为“文建明工作法”,在全国乡镇推广.知情人士称,到营山县的官员,不论官职大小,杜延茂均要求下属悉心接待,提高标准,“上好烟,喝名酒,发红包”.有了这些手腕,杜延茂的仕途行情看涨.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财政贿选资金来源图

从吃请到贿选的拉票演进

南充官场失控数载间,蒋元忠惹人注意.

蒋元忠在出任南充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前,担任仪陇县委书记.2004年,中央领导人赴朱德故里仪陇视察.作为陪同人员的蒋元忠,在领导人的中巴上抽烟,后被调离仪陇,调任组织系统.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南充市委组织部原常务副部长蒋元忠被指是南充官场宴请风潮的推动者.

离开仪陇后,蒋元忠热衷组织“仪陇系”的官员吃请.一名曾在南充工作过的副厅级官员认为,蒋元忠是南充吃请风气的推动者.2004年起南充官员吃请,就开始送红包了,一般1000元起步.

司法材料显示,为满足吃请,2011年当选南充市委常委后,为方便个人接待,杨建华安排老下属、县财政局长严官明,使用公款在南充市雅特居酒楼、盘铭酒楼、宴今酒楼办了3张消费卡,每张10万元.

杯盏言欢的酒桌,拉进了官员之间的心理距离,这些饮宴本身也成为贿选的场合.2009年贿选之风盛起之时,收“信封”在南充官场已无须掩饰.

要求匿名的四川商人回忆,在地方党委换届的2011年初,其曾亲历官员宴请送钱:一名南充官员,同日收到多份宴请,因分身乏术,做东的官员亲自把红包送到其吃饭的包厢门口.收下后,这名官员把信封直接放在了桌上.“那时,饭局上有人出去收个信封是常态.”这名商人说.

2009年11月,四川省评选优秀县委书记.为了顺利当选,时任蓬安县委书记邹平安排了县委办主任林克贵、县财政局局长刘学列等七个部门的负责人,向南充市政协等市级相关部门具有投票资格或对投票有影响力的31人送钱拉票,总计12.2万元.

司法证言显示,邹平所送为3000元至1万元不等的现金,希望在优秀县委书记评选中得到支持.

此次评选中,有拉票贿选情节的还包括时任仪陇县委书记杨建华、时任阆中市委书记蒲芝龙.网易《路标》获得一份材料显示,杨建华、邹平、蒲芝龙三人共同入围了推荐环节.

这次贿选,赢家是时任阆中市委书记蒲芝龙.贿选失败的邹平,认为是有人整他.2011年,邹平在当年的市委换届中卷土重来,有了第二次贿选.

一名要求匿名的蓬安官员亲属介绍,为保证每笔钱送到位,邹平要求送钱的下属,必须用收钱官员办公室的座机给他打个电话.

这一次,邹平挪用了10倍于2009年那次贿选的公款.案卷资料显示,南充192名官员收到了邹平送来的现金,3000元至1万元不等,共计133.31万元;另有7人是邹平亲自送的钱,共计5.5万元.

阆中市委原书记蒲芝龙,是此次南充贿选案中政声最好的官员.主政阆中期间,蒲除了推动大规模城市改造,还助力阆中古城成功入选国家aaaa景区.

2011年3月,南充市委组织非定向副厅级后备干部推荐.第一轮只有营山县委书记杜延茂得票过半,蒲芝龙被作为第二轮“五推三”人选与竞选老对手蓬安县委书记邹平,以及嘉陵区委书记李达帆进入前三名.

在市委常会会票决时,蒲被淘汰出局.“落选让我觉得此现象极不正常,内心极为不满.”被查后,蒲芝龙在一份材料中说道,“失败后,阆中市班子中有希望得到提拔的人,再次建议我,阆中市也该有所行动了.我于是同意在五一节、端午节前搞一些活动,通过向南充市有关部门联络感情寻求支持.”

一心想调任省城的市委书记

只有市委书记刘宏建不参加地方官员们组织的宴请.“他的逻辑是,你们搞你们的,我搞我的.”接近刘宏建案源的人士说.

网易《路标》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在2011年10月19日南充市第五次党代会上,519人参与投票选举南充市第五届委员会委员,有四名投票者给市委书记刘宏建投了“不赞成”,是当选委员里反对票最多的.

“有反对票很正常.作为市委书记,他没魄力,对官场的乱象毫无办法.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没和南充的官员混在一起.”一名从南充市委退休的人士说.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在工业之外的领域,南充市委原书记刘宏建(左三)留给人生疏的印象,对官场的治理则是失控.

作为贿选案的主角之一,刘宏建被指控玩忽职守罪.一名四川省纪检系统人士指出,犯玩忽职守罪的官员,一般同时犯受贿罪等罪行,仅犯玩忽职守罪的不多.全国范围内,仅以该罪入刑的官员,只有湖南衡阳市委原书记童名谦.童名谦治下,衡阳爆发大规模人大代表选举贿选,案发后409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成都发动机公司出身的刘宏建,是一名技术性官僚.成都政界人士认为,其任职成都高新区工委书记的一段经历,对他的仕途帮助颇大.

2000年11月,时年38岁的刘宏建跻身正厅级官员序列,出任成都市委常委,仕途看涨.接近刘宏建的人士称,彼时刘或有日后主政成都的念想.但直至2007年被调离成都,出任南充市委书记,刘宏建的官阶也未能更进一步.

2007年6月,时任成都市委副书记刘宏建空降川东北重镇南充,但他显然志不在此.“他的心思是早点调回成都,所以在南充他不想得罪人,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是最好的.”与刘宏建有往来的人士说.

刘宏建任内,南充顺利迈入四川工业强市,成为千亿俱乐部成员.南充市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08年南充gdp为601.9亿元,2014年是1432亿元.

四川省委一名官员回忆,出政绩后,刘宏建欲调回成都无果.主政南充期间,刘宏建一直住在军分区.与刘洪建有往来的人士称,刘宏建认为南充官场爱内耗、喜抱团,盛行吃请之风,住在军分区可以与和南充官员保持距离.休息时间,呆在军分区和回成都,是刘宏建的常态.

一名南充副厅级南充官员称,1993年7月南充撤地建市后,刘宏建之前,南充已历经四任市委书记,“他是这么多任市委书记里面,最不管事的一任.官场的博弈和内部冲突他通通不管.”

一份有关刘宏建的材料显示,刘自述,自己专注经济发展,对党建工作不熟也不上心,“2011年换届选举前,有班子成员提醒,作为差额对象的杨建华很强势,到处拉票,自己没有引起重视.”

另有渠道的讯息显示,2011年市委换届贿选拉票风起,一名南充官员给刘宏建发短信举报.在随后的一次会议上,刘宏建甚至不点名批评了这名官员.

2011年3月,在去广东招商的飞机上,时任阆中市委书记蒲芝龙向刘宏建反映,在3月进行的南充市非定向副厅级后备干部推荐中有人拉票.接近案源的人士称,被“双规”后刘宏建交代,当时他认为,这是蒲芝龙因为自己未获提拔,发泄不满.

接近案源的人士告诉网易《路标》,刘宏建没能听进蒲芝龙的话,除了不想管事,还有一个原因是对被举报的杨建华,赞赏有加.

杨建华是南充本土官员,在官场以“人脉深广、会做人”著称.杨建华主政的仪陇,是革命老区,也是共产主义战士张思德、开国元帅朱德的故乡.“主政仪陇期间,杨建华在官场的迎来送往中,让刘宏建感到满意.”南充一名官员说.

“南充贿选还有一个背景也不容忽视:收了红包的市委委员把投票给杨建华,有看不惯何智彬的因素,也还杨一个人情.对他们来说,杨建华送的钱,没有太大吸引力.”接近杨建华案的人士说.

2011年6月,刘宏建再次错过制止南充贿选的机会.6月下旬,四川省委换届考察组给南充市委转来了反映干部违反换届纪律和其他违纪行为的信访摘录件.

“正常的做法是,批示彻查.为什么?你的地盘出现贿选,这可是多么大的政治危机.”一名长期在四川省委组织部供职的人士说.

刘宏建不这么认为.“我只是要求市委组织部按规定组织查办,没有按照中央的相关要求,让组织部和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调查.”刘宏建在一份材料里说.

刘宏建交代的工作,到了南充市委组织部,成了过场.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人物关系图

存心包庇的组织部与纪委

把刘宏建要求变成过场的人,是时任南充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刘光远,南充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蒋元忠.

四川省纪委认定刘光远违纪违法事实包括:对反映相关领导干部的拉票问题,组织查处不力;要求下属删除核查有关信访举报中发现的重大疑点问题;收受他人拉票钱款,明知存在拉票问题不制止、不报告、不查处.

刘光远的意图,由时任南充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蒋元忠执行.主政南充市委组织部期间,因为家人身体有恙,刘光远无心工作,组织部因此由常务副部长蒋元忠主事.刘宏建曾形容蒋元忠是刘光远的“拐棍”.

南充市委人士告诉网易《路标》,刘光远主政组织部长期间,每次刘宏建要求刘光远单独来汇报工作,刘光远都要带上蒋元忠.

在一份官方的材料中,蒋元忠自述了南充贿选中,其扮演的角色:

2011年换届期间,这位市委组织部实际掌舵人接受了多名具备推荐条件的人员所送的钱款.他虽然及时上交,但未尽职责及时制止、查办,更没有向上级报告或与纪委机关沟通协调查处.

对于上级转来的反映拉票贿选问题的举报件,市委组织部在干部督查科查核时,他要求相关人员将查核报告中反映出的疑点进行隐瞒,删除、淡化,并与相关领导商量后,在未查清楚的情况下,提出“暂作信访了结”或“暂作信访了结,建议不影响提拔任用”.

接近案源的人士称,获得市委组织部“加持”,“不影响提拔任用”的官员有杨建华、杜延茂、李达帆.

南充市委知情人士回忆,市委换届前,一封举报信称杨建华在南充凯撒酒店吃请拉票.蒋元忠带队前去调查.酒店以商业机密,拒绝提供相关票据.蒋元忠就此终止调查.

四川南充换届贿选案全记录

南充市纪委原书记胡文龙除了受贿,还通过家族经营的餐馆牟利.

与刘光远、蒋元忠一样,因玩忽职守罪、受贿罪入刑的南充市委原常委、纪委原书记胡文龙,亦有包庇之举.

南充市纪委人士说,主政市纪委期间,胡文龙曾要求南充市纪委将其内弟经营的餐厅作为定点接待地;南充下辖区县纪委则需要以充卡的方式消费.

四川省纪委人士称,主持南充市纪委工作期间,胡文龙在上班时间大多出现在家族经营的餐厅内,“需要汇报工作的时候,下级就往餐厅跑.到了餐厅,就免不了要消费了.有时候,一天会有好几班人来.”

这种颇具江湖气的宦海逢迎,也是他荫蔽涉案官员的情感动因.

2011年,在省委考察组在南充考察结束返回后,市纪委信访室先后收到了三封匿名举报信,分别反映时任南充市高坪区委书记吴宗麟、营山县委书记杜延茂、仪陇县委书记杨建华插手工程和干部任免的问题.胡文龙并未对举报线索加以核实,在当年9月离任时,也并未将此线索交接给后任.

在一份材料的开头,胡文龙回忆,2011年春节左右,部分县委书记以“生病看望、个人表达心意、拜年拜节”名义探望他,送钱送物.“我认为这些县委书记过去与自己关系不错,又都是即将上升的政治明星,在我退休的前夜来看生病的我,这增加了我对他们的好感和感谢的心情.”他解释说.

宽宥前提:认错态度、是否配合调查

网易《路标》获知,杨建华2011年10月当选市委常委后,对其贿选的举报从未中断.彼时,举报者并未得到声援.地方官员认为,举报不过是官场夺权的升级.

僵局的打破,源于中央巡视组的介入.

根据中央统一部署,2014年7月28日至9月28日,中央第九巡视组对四川省进行了巡视.

知情人士称,中央巡视组到达后,四川省纪委在梳理信访线索时,发现反映杨建华的线索比较多,既涉及经济问题,又涉及贿选,于是向四川省委作了报告,省委决定查办杨建华案.

官方的信息证实了知情人士的上述说法.2014年9月12日,四川省纪委发布消息称:“近日,在中央第九巡视组的指导下,经四川省委同意,四川省纪委正在对南充市委常委、市总工会主席杨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调查.”

杨建华案发后,其他贿选案顺势被查.杨建华案由此成为南充拉票贿选第一案.

2014年10月30日至31日,中央第九巡视组向四川省反馈巡视情况,会上巡视组组长杜德印指出“(四川)个别地方拉票贿选成风”.权威信源告诉网易《路标》,在巡视组反馈巡视情况前,10月23日四川省委已根据中央批示,召开专题会议决定彻查南充拉票贿选案.

477名官员涉案,意味着案件的查处直接牵动南充官场稳定.查处的尺度如何拿捏,让四川省委颇费思量.

四川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认为:全案既有违法犯罪的问题、也有违反党纪政纪和失职渎职的问题,既有思想班子作风问题、也有制度机制问题,既有领导班子集体问题、也有干部个人问题.

四川省委在查办过程中坚持三条原则:

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纪为准绳.

二、从严从重,认真领会贯彻中央关于“一网打尽、除恶务尽”的重要指示精神,坚持党纪严于国法,对所有涉案人员都予以追究.

三、区别情况,分类处理.对在3天期限内主动如实讲清的,积极配合和支持调查工作的,主动上交红包礼金、违纪款物的,依法依纪适当从宽处理,确保案件处理取得良好的政治、法纪和社会效果.

对于涉案官员的处理标准,四川省委曾向中央有关单位进行过反复沟通汇报.

据新华社报道,四川省委的查处结果是:给予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的33人,给予撤销党内外职务以上处分的77人,给予严重警告并免职、严重警告、警告或行政记大过、记过处分以及免职处理267人,诫勉谈话、批评教育100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人员均被判处相应刑罚.

版权声明

本文版权属网易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